生态中国网 >  荒漠 >  正文

“敦煌西湖”哈拉齐300年后重现宽阔湖面 5平方公里碧波激活荒漠

来源:央广网 时间:2019/10/30 10:51:40

字号

央广网敦煌10月30日消息(记者孟永辉 王妍 敦煌台邱亮)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说到敦煌,你会想到什么?你大概会脱口而出,莫高窟、月牙泉……有多少人知道疏勒河、党河,还有哈拉齐?要知道,敦煌之所以成为敦煌,成为荒漠中的一片绿洲、成为丝绸之路的“咽喉锁钥”——所谓“华戎所交,一都会也”——离不开这两河一湖里的流水。水,是都会之根、文明之源。

  但是,在这群山荒漠环绕之处,在这狭窄的河西走廊,水又是那么脆弱——敦煌西邻罗布泊,遥感影像中的“大耳朵”耳纹和沉睡千年的楼兰遗迹,诉说着湖水消退的故事;敦煌南侧的月牙泉,通过地下接续党河的流水,也不得不靠借水等方式“人工续命”。再就是今天要说的主角、在敦煌西北侧本应由疏勒河和党河交汇形成的哈拉齐——一块约200平方公里的大湖,是西湖的差不多35倍大。但过去三百年,两条大河步步后退,哈拉齐也难觅踪影。

  不过,这两天,好消息传来。甘肃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消息显示,上述提到的疏勒河再现大河西流盛景,它的终端湖——哈拉齐更是在差不多300年后重现宽阔湖面,碧波荡漾5平方公里,与西湖相当。

  从网上广为传播的视频里可以看到,波光粼粼的湖面、茂盛的芦苇丛,在水面上起起落落的白鹭和野鸭——如此美景,很难让人想到,它正身处沙漠。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哈拉齐就在逐渐恢复,今年雨水充足,水面也更大了一些。那么,到底是什么,让消失了300年的湖景重见天日?

  在甘肃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西段与库姆塔格沙漠东缘交汇处,一片水面出现在沙漠戈壁中。水面东边还有红柳和几片茂盛的芦苇丛,野鸭、白鹭等水鸟不时落在这片水面上嬉戏。甘肃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科科长孙志成介绍,这里,就是河西走廊重要内陆河疏勒河的终端湖——哈拉齐。他说:“用航拍器测量了一下,从北到南已经有8公里,水面面积已经超过5平方公里。”

  据历史文献记载,哈拉齐曾经水草丰茂,湖波荡漾,湿地面积估算在1000平方公里以上,其中水域面积在200平方公里左右。孙志成介绍,自唐代起,由于移民屯田、环境变迁等原因,疏勒河经历四次大退缩。至清朝雍正年间,由于人口的大量迁入,疏勒河终端的哈拉齐干涸。

  到了二十世纪中叶,疏勒河流域进行了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双塔水库、昌马水库等相继建成,耕地面积急剧增长,水资源压力逐年增大,疏勒河断流。疏勒河尾闾地区的哈拉诺尔湖随之消失,敦煌西湖湿地疏勒河段完全干涸,被东进的库姆塔格沙漠包围,消失在人们的视野。

  疏勒河的断流,导致流域生态持续恶化。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湿地面积萎缩,植被退化,缺少遮拦阻挡的库姆塔格沙漠每年向东边的敦煌逼近2-5米;鸣沙山怀抱之中的月牙泉受到了直接影响,水域面积由原来的22亩萎缩到不到10亩,敦煌市绿洲边缘天然草场面积由新中国成立时的276万亩减少至135万亩。

  面对敦煌水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区域生态环境持续恶化的局面,2011年,国务院批准《敦煌水资源合理利用与生态保护综合规划》。2017年7月下旬,随着疏勒河及党河河道恢复与归束工程竣工投用,“分别”40多年的党河与疏勒河在敦煌“重逢”,两河的生态水通过恢复的河道源源不断流过河仓城、玉门关和北枯沟,并顺着疏勒河古河道一路向西流淌,抵达甘肃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腹地。酒泉市党河流域水资源管理局高级工程师马海彦介绍:“目前,由我们党管局实施的党河与疏勒河河道恢复与归束工程已全线完工并投入运行,按照‘先节水、后调水’的要求,党河灌区和疏勒河灌区近150万亩农田通过节水改造后,节下来的水量将用于下游生态修复。现在,党河、疏勒河下泄的生态水量通过已归束的河道,顺利到达敦煌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腹地。”

  现在,伴着这条奔腾的河,沿河芦苇、红柳等植被恢复生长,已干涸数百年的哈拉齐重获生机。孙志成说,2017年和2018年,哈拉齐还是偶现水面。今年,随着水流持续补充和降雨增多,哈拉齐已经累计5个月稳定地出现湖面。

  孙志成告诉记者:“我最早是2006年到达哈拉齐,当时全部是沙子、流沙。2017年秋天我们去的时候,水刚到那个地方;2018年秋天水又流进去了一个多月,不是很稳定;今年又有了进步,从水流入保护区到现在5个多月,流入时间比较长,汇水面积也比较大,原来寸草不生、完全沙漠化、由沙丘组成的哈拉齐都被水溢满了。”

  “哈拉”是蒙语,意为黑色,也有雄浑广大之意;“齐”在蒙语中有弓之意。孙志成说,湖如弯弓、河似箭,哈拉齐就是疏勒河射向沙漠的弓箭,是第一道天然防御。哈拉齐的重现不仅有效阻断了库姆塔格沙漠向东侵袭。进一步筑牢了西部生态安全屏障。同时,也对生物多样性恢复起到积极作用。

  孙志成说:“对野生动物我们也做了调查,大概现在已经记录了11种,主要是鸟类。荒漠猫也见到了足迹,野骆驼去年我们碰到最多的是31峰,今年我们也碰到了一次,是7峰。原来这个地方的野骆驼很少,因为没水。目前来看,哈拉齐这个地区形成这么大一片水面,对这一带的野生动物,尤其是对珍稀濒危的野骆驼、普氏野马等物种提供了良好的生境。同时,有了这么大一片水面,候鸟迁徙过程当中也多了一个停歇地,它们可以在这儿进行短暂停歇和食物补充,这个生态意义是很大的!”

  按照《敦煌水资源合理利用与生态保护综合规划》远期目标,“引哈济党”工程实施以后,党河、疏勒河下泄的生态水量将进一步加大,西湖自然保护区的湿地萎缩、退化将得到有效遏制。孙志成对此很是期待:“真正把‘引哈济党’这个项目落实了,那么一年当中大部分时间,有6个月或8个月时间都有来水,常年来水,这个地方的生态环境会更好,它发挥的作用会更大。我们想的是把库姆塔格沙漠永远阻挡在这儿,不要前进,那我们的敦煌绿洲、敦煌人民生态安全、敦煌文化也更会辉煌。”

  敦煌的邻居——楼兰,对于心向往之的人们来说,那里是沉睡千年的神秘古文明、是荒漠中的旅游目的地,但对于敦煌人来说,那里是敦煌的镜鉴、也是悬在敦煌头顶的利剑。

  如今,时光流转,重获新生的哈拉齐,是敦煌的福音、也是摆在敦煌前方的征途。湖如弯弓、河似箭,愿哈拉齐湖水碧波万顷,愿丝路之明珠千秋闪耀。